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爱情小说 | 羽佳一鸣

曾经认为爱情是一种奢侈品,犹如镜花水月,是只能远看无法碰触的一种东西;印象中的爱 ...

默认分卷

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四十八章 大局已定心难平

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by 羽佳一鸣

2019-3-31 10:30

王易佳最近的状态不太好,主要因为被拆散的原因兴趣小组四分五裂不说,把她和帅小泽分到两所学校让她很不理解因为两人的综合分数相差无几,真猜不透那些所谓重点学校招生到底用的什么标准。找季心怡和袁欣敏聊天,她们也对这样的安排感到很不忿,但她们情绪很快都能平复,而且反过来安慰王易佳。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她最终决定开学前去找帅小泽她要尝试着向他表白,希望遇到的不是孙晓雨和尤玉娇那样结果。

马子祥这几天心情也极不美丽,虽说实验中学是新建的重点中的重点,但七贱只有他一个在那学校也太没劲了猜想尤玉娇的单飞也一定是很难过的,虽然没有听到她的牢骚,虽然知道就算她发牢骚也是嫌拆散了她和帅小泽,这和自己无关。再想想,想到好兄弟被拆散,心爱的女劳燕分飞,他的心里就非常不爽为了以后的日子不那么难熬,他决定去找三叔马玉文就算不能如愿,至少要努力试试,哪怕调回老学校跟高大林一起,也比独自到实验中学强。

吃过晚饭,马子祥跟母亲打了招呼,说出去玩一会儿然后找小泽睡,就直奔马玉文家而去他们两家住的很近,中间仅隔着一个院子是大叔家。马玉文家的院门虚掩着,马子祥进了院子就听见堂屋有男人大声说话的声音,还有浓郁的白酒香味隔着门窗缝飘出来。

他掀起门帘刚要推门,忽然觉得这样冒失地打搅三叔会客怪没礼貌的。犹豫了一下,在门帘和门之间停住了听着里面聊些乱七八糟的话,又是碰杯,又是吃菜,引得他也有了喝几杯焦愁的想法。等了一会儿,他竟开始盼着里面人发现自己,又或者三婶和堂妹从其他屋出来看到自己,也好有个理由进去。

就在他想走又不甘心的时候,听到里面那个陌生人的声音说:“玉文,这次你们学校可出来不少尖子生尤其你让打乱学校的那些孩子,分数个顶个棒,随便拿出一个都远远超出咱们一中的分数线领导还说你没有把他们硬留在自己学校就是高觉悟。

“说起这些孩子,的确挺招人喜欢,可有时也让人头疼,唉——”马玉文说着打一个唉声,接着说“优秀是一点儿不含糊,其中有咱亲侄,其他孩子也是乡里乡亲的可他们挤在一起就爱惹事儿,说了可能你都不信,年级主任被他们整过,气的要辞职,临毕业头摔伤也有可能跟他们有关最可气的是我家那小子,半夜三更跑人家女宿舍,把楼管老师晾的裙子吐唾沫,还一口一个嘴把儿骂人家我这当叔的还得替他赔不是!这不,临考试还给我整个下不来台,联合全校一半学生罢课,刚好还让你和成书记撞见老路,你说说,他们的脑子里都想些啥?咱上学那年头哪会有这些事

“玉文,这是咱私下说呢其实那天还真不是被我和成书记撞见的,听她那意思是有人到局里找了说你们把老领导的孙子给停课了,才临时决定到你们学校看看,为那孩子讲情才是正事儿可巧那些孩子罢课,才冲你发那顿脾气,责成你立刻恢复正常学习秩序!”老路压低声音说。

“咦——有这种事儿?难怪那么巧呢那意思是我们学校通风报信了?老领导是谁?他孙子又是谁?”马玉文瞬间涌出不少疑问。

“前两年刚退休的高局,你忘了?”老路悠悠地说,“算了算了,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以后办事儿还需要再严谨些!不过,你这调皮捣蛋的侄子,倒是挺有意思的!”

“这还有意思呐?淘起来能把人气死!”马玉文说着又举起杯子,老路碰了一下,两人吱哟喝了下去,接着是从酒壶倒酒咕咕咕咕的声音。

“呵呵呵,要说这男孩儿调皮捣蛋也没什么现在的孩子都聪明,哪还像咱那年头一门心思做功课,放学还去生产队帮忙干活话说过来了,这越聪明的孩儿就越捣蛋,将来说不定都考上名牌儿大学,为咱脸上添光嘞!要都放你学校肯定能给你争个嘉奖什么的”那位老路笑呵呵地说。

“咦——这可真不好说,别为了他们争这个荣誉,把我给气出个啥好歹!还是省点心吧,来,再走一个!”马玉文语气透着又爱又怕。

老路又是一阵笑,接着是碰杯的声音,两个干了一杯,然后传出筷子碰到碗碟的声音。

“呵呵,你这为了跺麻烦,连荣誉都不要啦?”老路边吃边含含糊糊地说,还夹杂着酒壶往酒杯斟酒的咕咕声。

“嘿嘿嘿,这个,真还不是不想要,是不敢啊!”马玉文笑着说,“我是真担心他们再闯祸,到时候就不光是荣不荣誉的问题啦我咋见大哥大嫂?咋跟那些孩子的家长交代?咳——不说了,多亏你给我帮这个忙,把他们打乱要不然都不论哪儿,还不等于给人家埋了雷?来,咱俩再走一个!

“玉文,你这话就见外了咱那一届老同学当中,走最近的就咱俩,我不帮你帮谁?”老路意气奋发的说。

两人又是一碰,吱哟”“吱哟干了一杯,又开始唠起他们年轻的时候。

马子祥最初是想闯进去,当面质问三叔可仔细听了一会儿,觉得他说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也就忍住了。等他们开始聊别的,他没心思再继续听下去就慢慢把帘子放下转身悄悄地走出三叔家院子,向帅小泽家走去,他们三人约好今天在他家睡觉。

明月当空照,街道还有三五成群的人在院落门口纳凉扇着蒲扇聊着天,有人旁边放着凉茶,有人摆放着西瓜。马子祥快步向帅小泽家走着,拐过一个弯离老远看到帅小泽院门口站着两个人,在小声说话心想:这俩家伙,不在平房顶上躺着,在门口说啥会不会是什么秘密我得慢慢蹭过去偷听几句。

于是,他赶忙缩回去,挨着墙根儿慢慢往前磨蹭距离两人十余步站定,侧耳倾听,听见帅小泽说:“老实说,我也想不通,明明咱几个分数都差不多,可偏偏把咱们拆的四分五裂。”

旁边的人并没有搭腔,仍然是低着头,脚在地上好像踩着小石子什么。帅小泽沉默了大约半分钟,接着说,“其实,祥子虽然嘴臭了点儿,脾气有时候也暴躁一点儿,但其他方面还是满不错的你们在一起,他应该会好好照顾你,不用太担心。

那人还是没说话,身子也没什么大动作,只是仰头看看帅小泽,随后又低下头。马子祥一听,心里就折了个个儿:操,贱头儿这家伙怎么背地里议论人?听着口气那人不是小贱贱,是女的干嘛还劝她跟我在——咦?难道是小龙女?这大晚上孤男寡女是要干嘛?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吧?哎呀,上次在旅馆我咋没有先下手为强呢?

“要不,我送你回家吧?太晚回去,你爸妈肯定会操心的!”仍然是帅小泽的声音,只见那人轻轻点头能看到脑后大马尾辫摇晃,看不清楚面容帅小泽又说“你在这等着,我进去推车子,顺便跟我妈说一下,

“嗯!”那人轻轻答应着往旁边走了好几步,然后抬头看着月亮叹了口气。

马子祥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心想:还算这家伙识趣,要真敢碰我的小龙女,非跟他绝交不可。再一想,也不对,要是小龙女大老远跑过来没理由自己不骑车子,她家坐公交车可太不方便了。再仔细看,还是看不清是谁,因为帅小泽院门里面的树梢影子刚好投射在她的脸上,又不敢靠太近。

猛然发现大门西边不远的房根儿上有个人影,看那消瘦的身形八成是刘烨刚。心想,不知道这家伙啥时候来的会不会比偷听的多一些

帅小泽推着车子出了门口,跨上车子看着那人说:“走吧?”

“小泽,你想不想跟我一个学校?”那人说着几步走到帅小泽面前没上车,而是认真地看着他。

显然是王易佳的声音,马子祥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但仍然尽量侧耳倾听他们俩的对话,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就算将来拿他们开玩笑也不错。

“当然想了,你对我那么好,我又不是傻子!”帅小泽单腿撑地,另一只腿在车大梁上架着。

“那咱俩一起转个分数低点儿的学校行不?咱的分数高,不管去哪个学校他们都要嘞,离咱近的就是十七中!”王易佳目不转睛地盯着帅小泽,不知道她能不能看清他的表情。

“啊?那,那样,不太好吧?”帅小泽一惊非小他今天下午刚告诉袁欣敏打算转到二中找她的事情,晚上王易佳就来了,可他也不好意思直接告诉她,也不敢犹豫时间长,“十七中的话,哎,你不记得前阵时间跟十七中的人打过架了?咱俩去不是羊入虎口?”他终于找到个借口,不由得长出口气。

“那咱就去远点儿的九中也行啊,再不行咱还回老学校也行,那里熟人也多,大林素霞都在呢!”王易佳没有注意到他的犹豫。

“哦,那,那也有道理”帅小泽仍然在支支吾吾,“可是,可是,要不然,佳佳,咱去二中吧?衡信在二中呢而且,而且,去二中的把握性能大点儿,那儿的耿德成他爸跟我爷是拜把子!

“耿德成?”王易佳疑惑地看着他说“你说的是二中校长?小泽,你跟二中校长家沾亲戚?那咋不早说嘞?能把心怡也带过去不?”

“哎,我也是昨个才知道还有,咱最好别带人,小组核心哪个不是好哥们儿万一,我是怕万一要把事情办砸了,弄得东不成西不就,咱俩被弄到更差的地方,是不是还耽误心怡的前程?”帅小泽还是有所顾虑。

“这样啊那,反正我就愿意跟着你,到哪儿都不怕”王易佳说的斩钉截铁。

“嗯,既然你愿意的话,咱就同甘共苦呗听说你现在的实验中学,比一中升学率还高,你不会后悔吧?”帅小泽犹豫不决的磨蹭劲儿又了。

“你个傻——你不知道人家就想跟你在一起吗?我一直都相信咱俩才是最般配的,要不是你那些花边儿新闻影响,咱俩早走到一块儿了!”王易佳说着把身子侧到旁边,两手交叉着。

“佳佳,要是有一天,你发现我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好,而且还有点作死的毛病你不要太伤心,因为我自己也无能为力,到时候——”帅小泽觉得她对自己实在太好,要真有一天辜负了她,真不知道倔强的性格会怎么面对,不由得心里升起几丝对自己的怨恨。

王易佳迅速转身,右手捂住他的嘴,急切地说:“不许你说死字,我已经向启明星许过一百个愿望,上天会把我的寿转一些给你知道吗?你一定会长寿的?”她误以为他知道那个秘密,连忙安慰不经意间,两人的身体已经贴在一起。

帅小泽也没想到她如此认真的对他,心里一阵阵悸动,赶忙解释:“佳佳,我意思是,害怕自己哪天不小心伤害到你,我不希望有这么一天——”

“别说了,我不怕,真的不怕,除了你,我什么不在乎!”王易佳的确是认真的,所以有些激动,双臂用力抱着他。两人心里乱又疏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只有一只脚掌撑地所以在她抱他不到十秒钟,就感觉身子往后快速倾斜,接着直挺挺摔倒在地上而他依然右腿跨在车大梁上,和他的车一起压在她身上。

“啊佳佳——对不起对不起我一只脚站不稳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我——我还是先送你回家好吗?”帅小泽说的语无伦次,因为他明显感觉到被她搂住时心跳加速,脑子也迅速充血那是正常情况不该有的反应,他一直把她当最好的哥们儿。

“好吧,那你也得先起来啊!我快被你压死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把头扭向一边,脸上都沾土了。

“呵呵呵,二位,你们说这时间我是该出现还是不该出现呢?出现吧,怕你们害羞,不出现吧有点儿见——”刘烨刚箭一般的跑到二人摔倒的地方停住,却低头笑嘻嘻地看着他们调侃,随后指着不远处马子祥隐藏的地方喊。“呵呵呵,哎,神贱,你也该出来了吧

帅小泽觉得自己狼狈,感觉脸在阵阵的发烫,立马朝刘烨刚喊“靠还不赶紧扶车?”当然在月光下是没有人能注意到他的脸有多红。

刘烨刚报以一阵嬉笑,帮他把车子扶起来帅小泽站起身顾不得拍身上的尘土,一把拉起王易佳,替她拍打身后的土然后用更快的速度跨上自行车,看一眼王易佳。她的脸色发暗,大概这时候已经红到了脖根儿生命中第一次正式搂着男生,却落个如此尴尬地收场,而且还被人现场参观再大方的女孩也会磨不开,更何况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她。她赶忙过去斜坐在后椅座,两人匆忙逃出这条街道走出去老远,她才仔细拍身上的残留的灰尘,也帮他拍了拍裤子。

经过一路的思想挣扎,帅小泽都没能完全让心平复下来直到到接近康城小区门口,王易佳下了车,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自己已经心有所属。

晚上十点多,小区门口已经没有人两人面对面站着,王易佳留意到他神情恍惚还几次欲言又止,以为他想向她表白十多分钟过去后他还是木纳的表情地低着头。她忍不住低声说:“哎,你要是没话想说我就进去了!”

“哦,好吧”帅小泽长出一口气,有点如释重负也有些淡淡地失落,看了她一眼说:“晚安!”

她听了转身要走,却又停住回头淡淡地说:“星期三上午来接我,咱俩一块儿去二中报名,记住了吗?”

“嗯,那,我走了!”他答应着回到车跟前,把车支架踢起来。

“哎,你真的没话要说吗?”她再次大声提醒他,也是给自己多点鼓励因为她今晚去找他的原因也是为了表白心事,可即将要分开了还是什么都没说。

“哦——算了吧,我还没想好,后天见!”他说着抬腿再次跨上车座仍然是左脚撑地,右脚迈过大梁在脚蹬上踩着,只要一用力,十几分钟就可以回到家。

“肉头!讨厌!”她埋怨着转向小区走去没几秒钟又飞也似地来到他身边,双手捧着他的头,”!嘴对着嘴深情地吻了一下,随即用最快的速度冲进小区大门。

他的脑袋的一下乱套了感觉整个身子都像触电似得,心脏更是像龟兔赛跑时输掉的兔子,又急又羞,几乎要从胸腔跳出来。可怜的自行车连同他的身体里乱撞的心一起跌落尘埃这次没有人垫着,身下还是水泥路把他摔的可够呛,好半天才爬起来,懵懵懂懂拉起车子,迅速离康城大门。

对帅小泽来说这一夜又是个不眠之夜从康城到北河东村,十几分钟的路程他骑了足足四十分钟,这么长的时间仍然不够他把思想整理清晰。到家以后,马子祥和刘烨刚早在平房顶凉席上等着他了先是一阵无下限调侃,调侃内容自然是他和王易佳还要频繁学着她的口气说:那你也得先起来啊!我快被你压死了!说笑完了,又是好长时间的埋怨埋怨拆散他们的招生制度,让十七个人四分五裂埋怨别有用心的马玉文,为了一点点歪理勾结教育局熟人让七贱乱套埋怨吃独食的帅小泽,因为他还没告诉那两个去二中的事情;要不是两人偷听,还不知道他也靠关系走后门儿。后来,三人说好一起到二中报到,还让刘烨刚向老爸借吉普车拉他们的行礼。进入兴奋之后又开始调侃马子祥和尤玉娇、章凤巧的三角关系,马子祥又拿高大铭、帅小泽、刘烨刚、袁欣敏的纷乱恋情说笑。天色微亮才迷迷糊糊沉睡,连身体被晨露淋湿都没有感觉到。

吃早饭时,马子祥把打算和帅小泽、刘烨刚到二中报到的事情给母亲说了母亲让他再考虑清楚,据她了解,二中的升学率比实验中学差一截。不凑巧的事又发生了,马子祥的妹妹不知从哪听说哥哥谈恋爱,有板有眼地说他为女生打架、半夜到过女生宿舍骂过楼管老师还差点叫家长,连小龙女尤玉娇名字、班级都能说出来。

马子祥母亲听后非常不高兴,又把责任转到马玉文身上,认为是这三叔照顾不周,发生这样的事都不跟家里通个气。一旁默不作声的父亲站了起来,狠狠瞪了马子祥两眼,什么话都没说就转身出门没过几分钟又回来,身旁还多了两个人,马玉文和妻子梁氏。

“大嫂,你别生气,小祥在学校综合表现好着嘞!光看每次考试成绩就知道了”马玉文一进门向拉着脸的马子祥母亲解释,顺便斜了一眼马子祥。

“好!多亏你这当叔的管的好!”马子祥母亲白了一眼马玉文,却拉凳子给旁边梁氏坐妯娌两个的关系一向融洽,幽幽地说:半大小子在学校谈对象,还半夜跑女宿舍他婶子说说,这是表现好吗?咱家小文儿竟然还帮他瞒着你大哥和我!

梁氏没说话,把疑惑眼光落在丈夫马玉文身上,因为这事她也没听说过。

“呵呵呵……大嫂,这事儿不确切,咱大人就不要跟着乱掺和小孩子过家家似得,没人当真再说,哪个男孩儿没贪玩儿过?”马玉文弯腰拉了个小椅子,坐下后笑着再次解释,企图早点揭过这一页。

“贪玩儿吗?哼”马子祥母亲说着用鼻子哼了一下,看着马子祥父亲问,“玉俊,咱家小文儿上学时是不是也去过女宿舍?也骂过老师?咋没听你说过嘞?

马子祥的父亲轻轻一笑,什么也没说,但本来绷着的表情缓和了

“噗他哪有那出息?大嫂,你就别数叨他了!”梁氏笑出声,然后劝嫂子,“我说大嫂,咱小祥也不小了,个子好长得排场!要是在学校谈个对象领回来,那还不是个好事儿呀?以后连媒人都不用找了,呵呵。

“呵呵,你就别杵这儿了?跟你那几个兄弟玩够了没有?有没有预习下学期课本?该收收心了,明天报名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马玉文看着门旁边站着的马子祥,知道他刚才定时正被数落,歪着头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打算把他支到房子里。

“哦,数理化预习一些叔,我想到二中去上!”马子祥趁机把跟父母说的话题又提出来,希望见多识广的三叔能支持

“去二中?鹿港吗?那个学校可没有实验中学好啊!实验中学虽说办的晚,升学率比一中和高级中学都要高些!你是图啥?”马玉文看着侄子,又是一连串的疑问,在他看来上好的学校就是好前途。

“二中也没传说的那么烂小泽、小刚都说好要转过去,我要跟他们在一块儿!”马子祥一本正经的回答眼睛却没敢看三叔,也没敢看旁边的父母。

“想跟他俩?”马玉文略微迟疑,立刻又板起了面孔,恢复了往日马校长的高姿态。我要是没记错,小泽应该是被一中录取过了,你们这录取通知书都拿手里了,档案自然转过去了难道学籍都不要,单纯为了跑鹿港玩儿三年?那还不如在家种地!

“不是这样的,小泽说前两天见过二中校长耿德成,他已经同意小泽过去我跟小刚还有另外个同学说好跟他一起!”马子祥知道他说的话都是吓唬人。

“小泽已经毕业了,他要怎么堕落我已经管不着可你是我亲侄儿,我必须坚持正确的引导方向上二中,我不同意!”马玉文感觉劝解不成立马来硬的尤其是在家人面前必须阐明态度,免得大哥大嫂日后再有什么埋怨。

“你三叔说的对!对你来说考上好的大学比啥都重要,你就死了心吧!”马子祥父亲站了起来他轻易不说话,说出来就像板上钉钉子,不留返还余地。

“你叔和你爸都这么说,你就收起那些歪门邪道的心思,好好地上学想跟小泽玩儿,周末回来我们都不拦着。你要是再闹旁的幺蛾子,你爸那顿就算躲过,条竹疙瘩我可给你预备着!”马子祥母亲也站起来,更是毫不避讳地强调了家庭暴力的威胁,说着端起刚收拾完的碗碟,向厨房走去。

马子祥满腹的希望瞬间破灭,却又不敢跟父母对着干恼怒地围着小餐桌转了一圈,狠狠地瞪着妹妹的眼睛,一切祸害都来源于她打小报告咬牙切齿说:“以后考成鸭蛋都别指望我给你辅导一个字儿!”

可马子祥的妹妹完全不在乎这个,而是冲他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迅速跑向厨房告状气的他扭头走向自己房间,的一声摔上了房门。

八月三十一号这天,阳光非常强烈,晒得柏油马路隐隐冒蓝烟风吹到脸上都跟蒸笼里的热气一样,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秋老虎。袁欣敏这天心情很好,还专门穿了某人喜欢的粉色连衣裙白色发卡白色凉鞋,背着粉色书包坐在老爸心爱的幸福250摩托车后座身后坐着闺蜜李嘉,耳朵里听着她嘀咕着,心中畅想着和某人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逛街。

嘀嘀”“嘀嘀一辆绿色吉普车从旁边驶过,却在前面停了下来接着从车窗探出个脑袋,是刘烨刚他笑呵呵地望着后面的袁欣敏三个人,大声说:“叔叔你好,小敏,嘉嘉,咱们又见面了,嘿嘿嘿

“是你同学?”袁欣敏父亲压低声音,摩托车已经并排停在吉普车跟前。

“是啊叔叔,小刚是我们的好朋友,让我们跟他说几句话再走吧?”李嘉替袁欣敏回答紧接着发现帅小泽也露出半个脸来,赶忙用左手桶她的腰,嘴也往吉普车努着。

“啊小刚,你,你们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应该去一中吗?”袁欣敏知道肯定是刘烨刚老爸单位的车子,装作很吃惊的样子看着他她也确实没想到帅小泽会把他带上,而且当着她老爸的面打招呼恰巧她也不敢单独跟帅小泽说话,只好随便应付几句。

“呵呵,奇怪吧?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跟贱头儿都到二中报到,咱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刘烨刚掩饰不住心里的喜悦,兴高采烈地说反正老爸就派了个司机,他除了开车什么都没说过。

“啊是吗?那太好了!”李嘉兴奋地说,手还一个劲儿地袁欣敏的腰。

“李嘉,小敏,还有我呢!”王易佳也把脑袋挤到窗边,和帅小泽脸几乎贴在一起。

这下可真把袁欣敏给惊住了,嘴张大说不出话前天帅小泽来找她的时候可是没有提到刘烨刚和王易佳半个字,如今真是给她来个大大的惊喜。

“啊!这下,可真是太——好了!”李嘉也被这一波波的意外惊,一边朝袁欣敏吐舌头一边接话她连帅小泽要到二中都不知道,更没想到王易佳和刘烨刚也来凑热闹。

王易佳和李嘉又说了季心怡和建虹几人的闲话,刘烨刚跟她们说学校报完名再聊,就挥手先走一步,吉普车带着风消失在公路尽头。帅小泽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不是不想跟袁欣敏她们聊天,也不是因为袁欣敏父亲在场不好意思。确切点说他是有些彷徨和愧疚,甚至有些恐惧一则是因为刘烨刚和王易佳跟着转学的事情他没机会跟袁欣敏说,怕她想不开钻牛角尖儿,埋怨他自是不在话下,她自己也会因此难受另一方面,他发现跟王易佳之间的误会已经升级,那晚不仅没有解释好对她的感情,而且还莫名地享受着那种心跳的感觉而她那一吻,无疑于表明了对他的心迹,更惨的是她已经认为他有同感,只是腼腆地隐忍没挑明。

摩托车继续向前轰鸣,袁欣敏的老爸忽然侧过脸问她:“你刚说那瘦不拉几的小子被一中录取了是吧?

“是啊,叔叔,小刚和贱头儿都考上一中,佳佳考进实验中学但没想到他们都转到二中来了!”李嘉接住袁欣敏老爸的话说。

“那他干嘛傻的要转到二中?看他那双迷瞪眼儿,不会是为了你们当中一个吧?”小敏父亲继续沉着脸问,真有些担心女儿被坏男孩儿影响学业。

“当然不是啦!老爸,别疑神疑鬼的,我们和他只是普通的同学。以前在一个班上过学,人家可能是巧合转到二中”袁欣敏赶紧解释。

“叔叔放心,我和小敏将来即使要选对象,也不会看上这瘦麻杆儿的!上称约约都吊不起秤砣!”李嘉也帮着袁欣敏说话。

“哦,那就好!那就好!”他说着把头扭向前方,算是放心了,过了大约两分钟,幽幽地说:“佳佳挨着那个长得倒还不赖,跟佳佳还挺般配就是名字太磕碜,叫啥不好叫个箭头儿!头发长的跟笤帚毛似得!

“嘿嘿嘿嘿,叔叔说的好,我们也不会相中这种笤帚毛头,对吧小敏?”李嘉笑着,玩心大发,故意爬在袁欣敏耳朵旁边说接着就感觉大腿一疼,不由得“啊”一声,因为她知道这是袁欣敏故意拧的。

袁欣敏诡笑着扭头看着李嘉,话却是说的很认真,而且提高声音,故意给老爸听的:“那还用说,咱们嘉嘉的眼睛在脑瓜顶长着,咋能看上这种凡夫俗子?起码也得配个被狗咬的!比包子好看点儿的!”

“傻丫头,竟瞎说,什么叫被狗咬的?”袁欣敏父亲忍不住问。

“嘿嘿,狗不理包子呗,却咬吕洞宾,证明他比包子好看!因为人家是神仙嘛!咱嘉嘉就喜欢那号的,可偏偏还不是人——呀!”袁欣敏大声笑着调侃李嘉,却感觉咯吱窝多了个手,赶忙大叫。

接着是两个人一阵嬉笑连袁欣敏的父亲都有些忍俊不住,被这两个快乐的孩子逗得,忘却了怀疑刘烨刚转学的动机。

摩托车继续顺着公路向前走,袁欣敏和李嘉继续嬉闹,可她本来愉悦的心却着实乱的一塌糊涂。短短不足四十八小时之前,他还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畅想高中学习生活,计划美好的未来可梦想都还没来得及暖热,他又带着他的情敌和她的情敌,同时出现在她面前,并明确显示出她以后的生活都有他们陪着。这瞬息万变的复杂情愫,让她稍微平静的感情之泓,再度泛起涟漪。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