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爱情小说 | 羽佳一鸣

曾经认为爱情是一种奢侈品,犹如镜花水月,是只能远看无法碰触的一种东西;印象中的爱 ...

默认分卷

首页 长篇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十一章 初心不改小相逢

爱的主题曲之阿莲 by 羽佳一鸣

2019-5-16 10:28

凯威·李·戴维斯,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著名学者,也是斯坦福大学教授兼博士生导师他作为美国科思特公司的技术顾问,第一次到中国内地,打算拜访五家有实力的公司回美国以后让公司董事会从中挑选一家,为该公司新的的合作伙伴,共同开辟中国内地地产市场他先后去过北京、上海、重庆、广州,第五站也是最后一站来到西安。
    经人介绍,他联系上了当代著名画家柯家英又由柯家英牵头认识了陶锦鹏经过两次接触印象还不错。在戴维斯离开之前,柯家英和陶锦鹏请他在麒麟阁吃饭他忽然提出看一下鹏程集团近几年的业绩,顺便拷贝带回洛杉矶。总裁办的梁主任在上飞机前把最新业绩资料发了个邮件给陶总,却不小心发到张副总裁的电子邮箱,而张副总裁刚巧在伊犁联系不上。办公室秘书小余想到这样的邮件帅小泽也有一份,就赶紧联系他他今天进山说电脑在办公室,可以让小崔送过去

二十分钟以后,小崔急匆匆到了麒麟阁把电脑放在戴维斯跟前,正要输入开屏秘密时,被戴维斯挡住了。原因是他被屏保图片吸引住,那张屏保图片正是帅小泽正在设计的,老家那栋独体别墅效果图他看了一会儿,要求把这张图片连同CAD图一起进公司业绩资料

阳光和煦的初夏,温暖的东南风轻轻地飘着,吹在脸上如同恋人轻抚的手,舒服极了。一辆白色依维柯客车,由西向东飞驰着,车上连司机老吴共有七人。袁欣敏和尤玉娇在第二排坐着,手里拿着零食,不时向后面看李青、高大铭、帅小泽、马子祥四人在后面喝着啤酒玩着扑克。李青是中午到的,帅小泽和老吴开车去接他,先在东大街老孙家羊肉泡馍吃过午饭,又到边家村附近接高大铭马子祥尤玉娇,最后接的袁欣敏。见面后买了零食啤酒,边吃喝边玩扑克闯三关,嬉笑声充满整个车厢。
    没下高速的时候,高大铭就给刘烨刚打传呼,让他快到学校门口找一辆陕A牌照的白色依维柯。

刘烨刚高兴地跑到了大门口,却足足等了四十分钟。中间倒是拦了几辆陕字打头的依维柯,都不是他们。急得他又到几百米远的公用电话打帅小泽手机,刚打通电话说了两句他们车子到了学校门口,他又挂电话跑回学校门口。
    “大贱,没见面儿你就拿我开涮?”刘烨刚一上车就冲高大铭嚷。
    “哎哟哟咱们的解放军同志不高兴啦?真不好意思,没想到省城交通这么堵,呵呵呵……”高大铭笑着给刘烨刚让座。
    袁欣敏拿起一罐啤酒递给刘烨刚,微笑着说:“小刚坐下喝杯酒,大铭说你身体弱,让你在门口锻炼一会儿咯咯,没想到两年没见你长这么高,也胖了
    刘烨刚笑着接过啤酒,拉开后在李青旁边坐下,个头比他还猛,身体也结实。
    “小刚的变化确实挺大,这样在街上碰到,我还真不敢认!呵呵”帅小泽笑着拿起啤酒,跟刘烨刚碰了一下。
    “就是,小刚跟初中时候简直是天壤之别拿着”尤玉娇笑着递给刘烨刚一包太阳锅巴。
    “呵呵呵,小娇变化也大,人漂亮不说也爱笑了”刘烨刚笑呵呵看着尤玉娇,“听小泽说你跟祥子修成正果了哈?准备啥时间典礼
    “别听他胡说,我们只是相处着”尤玉娇含蓄地笑笑。
    “哎,祥子,先说好了,你俩典礼我可要当伴郎啊?”刘烨刚跟马子祥说完又看帅小泽,“贱头儿,你跟小敏咋样?”
    帅小泽轻轻一笑,先喝了口酒淡淡地说:“呵呵,不咋样咱弟兄三个都喜欢她,就等她最后咋选呗不过先说好,不管她最后选谁,咱仨都还是好兄弟,谁也不许闹翻!
    “你们咋说我就咋听,我大概是没什么戏”高大铭似是调侃的话有几丝伤感,“一个是年轻有为的未来企业家,一个是人人敬仰的解放军叔叔!”
    “别这么说,至少你们都在一个城市,见面容易,正所谓近水楼台嘛我给小敏寄了两封信,都没回音儿”刘烨刚说完也哑然一笑。
    “啊?你也寄信了?不会这么巧也被春富哥截住了吧?”袁欣敏诧异地看刘烨刚脸一红又茫然地望向帅小泽。
    “袁春富?不会吧?他也在政法学院”刘烨刚纳闷儿地说。
    “那倒没有,不过,之前有人寄到我家的信就被他截住了!”袁欣敏说着又瞄一眼帅小泽,大家都明白她说的有人指的就是他。
    “我可没往你家寄信,这学期开学时候寄你学校”刘烨刚微笑着说。
    “啊?你说的是从郑州经济大学寄来的信?署名小刚?”袁欣敏忽然想到那两封阴阳怪气的信还有老爸包裹里的照片,只当是大妈娘家亲戚,从来都没仔细看过,更没想到是刘烨刚。
    “呵呵,多新鲜?难不成你认识很多小刚?刚来没开学我在咱一个老乡宿舍住了几天”刘烨刚尴尬地笑笑。
    “哎呀!小刚对不起,对不起!我只当大妈乱保媒呢!”袁欣敏更加不好意思了。
    “早知道让表姑带个话会起反总用?我就自己去趟西安了!呵呵呵……”刘烨刚说着又看帅小泽,“咱这是回凤城吗?”
    “小刚,真是对不起你照片我撒了一眼没认出来,又撇包袱里了,等周一回去了肯定拿出来哦?”袁欣敏脸红着说,这事她跟帅小泽都没提过。
    “哈哈,这人变帅了也不行啊还是变回去吧!哎,小敏拿出来可以,别再挂墙上啊?哈哈哈……”马子祥调侃似的说,拿起啤酒罐跟刘烨刚碰一下。
    刘烨刚笑着和马子祥碰酒罐,又跟李青碰了一下,三人笑着仰脖子喝了几口。
    “咱今晚住酒店,去吃碗正宗羊肉烩面明早接了衡信和李嘉,再直接回北河把正事办了,再去找建虹、凤巧她们,一块儿去拜一下大林明晚上住凤城,好好聚一下后天这个时候再回来,衡信、李嘉、李青都从这坐火车完了我们几个连夜回西安”帅小泽把几天的行程大概说了一下。
    “那好,今晚咱几个好好喝几杯”刘烨刚说着又举起杯子,五啤酒罐碰到了一起,接着喝了起来。

汽车进入中州酒店停车场帅小泽在前台开了两个标间,司机老吴一间,袁欣敏和尤玉娇一间还有一间商务套间,里面卧室有两张床,会客室有三个沙发,还有麻将桌,帅小泽他们五个男生在一起玩。洗漱过休息一会儿,八个人到不远处人民广场的萧记,吃正宗的羊肉烩面又看了著名的二七纪念塔夜景,当地最繁华的紫荆山百货大楼溜达一圈

回酒店前买了些啤酒和零食,老吴回房间休息了,七个人到房间喝啤酒打麻将。过了十二点,尤玉娇也困了,和袁欣敏回房间睡觉,五个人继续玩麻将喝酒后来,李青也在沙发上睡了,四个人仍然笑着、喝着、,麻将摔的啪啪响。

衡信和李嘉七点五分出火车站,七个人一字排开在出站口外面笑呵呵站着见面互相寒暄几句上车吃完了方中山胡辣汤,直接往北河方向开去。

上午九点多,汽车在北河大堤上由西向东缓缓行驶路两边的树木都比以前茂盛很多,不远处熟悉的村庄和麦田,仿佛还是昨天的模样。

“哎,司机师傅停一下!”刘烨刚忽然喊然后指着车后面几十米外的一个骑摩托的女人,“后面那个骑摩托的好像是素霞

“哦?是吗?”帅小泽疑惑着已经站起身来到车门车子停住了,他第一个下车,后面是马子祥、刘烨刚、衡信。其他几人也开开窗子往后面看。

“素霞!素霞!是刘素霞吗?”帅小泽大声叫。

摩托车已经离他们七八十米远了,女人背向他们的。忽然停住回头看了看,却没有动。

马子祥挥着手也喊上了:“刘素霞我是贱头儿帅小泽!

摩托车掉头开了过来,真的是刘素霞一身浅蓝休闲牛仔服,旅游鞋以前黝黑的马尾辫烫成了微黄的波浪卷,体型也有些发福变化不大的是她高大的身材,微黑的脸庞。

“真是你呀?小泽?好些年没见了,你这是从哪儿回来?”刘素霞没等帅小泽说话,又看旁边的的几人和车上探出的脑袋,吃惊地说“小刚,祥子,衡信,大铭,李青哎呀,小敏、小娇,李嘉,你们,你们都一起回来了?

“是啊,素霞姐,我们刚刚才聚到一起”刘烨刚微笑着说。

“小敏,见到你们太好了!”刘素霞握住从车窗伸出袁欣敏的手,高兴的不得了,“你们这是打哪儿来?要去哪儿?”

“那可远了,二贱在成都,飞贱和李嘉在北京,”刘烨刚一个个指着说,兴奋地叫着几人的外号,“大贱、贱头儿他们几个在西安,今晚打算聚聚!”

“是呀,素霞,我们打算去看看小泽的桩基,再找凤巧她们下午去拜一下大林,晚上到城区聚会,你能来吗?”袁欣敏也显得很高兴。

“你们大老远都来了,我咋能不去?”刘素霞说着看看旁边的摩托,“我得把这东西骑家!”

“那好办,你现在就往家走,完了到村口大堤等我们我们看完小泽桩基就回来,然后咱们一起去老学校”高大铭脑袋也在车窗伸着。

“行,我先回家,你们的车快”刘素霞说着就去推车子。

“素霞,骑车稳着点儿,咱们不赶时间”帅小泽看她匆匆而来,又匆匆跨上摩托车,心里有种被年轮擦伤的感觉。

“知道了小泽,一会儿见!”刘素霞答应着,摩托车发动向西村方向开去。

几个人上车,汽车继续向东行驶

袁欣敏回头看后车窗,刘素霞的摩托消失在尘烟里,淡淡地说:“几年不见,素霞变化好大!”

“可不是咋的,有浓厚的家庭妇女感觉”高大铭附和道。

“她还算好的了,家里条件不错要不然在村上风吹日晒的,洗衣做饭带孩子,又得下地干活”刘烨刚说着长长出口气,“要是咱没在城里上学,现在说不定比她还憔悴

“小刚,你说素霞有孩儿了?”一直没说话的尤玉娇惊讶地问。

其他几个人也都觉得吃惊,不由得把目光都落在刘烨刚脸上。

“嗯,她高中上了一年小泽走不久大林也辍学走了,她觉得没意思就回家了,基本是在家待着后来跟村上的小黑相好,前年春节办的,现在孩儿一岁多”刘烨刚说着看帅小泽,“小泽,你跟祥子应该认识小黑,跟咱一届上的初中

“等等,是不是那个在初二生理卫生课上,把肛门念成月工门的小黑?”帅小泽也想起有这个人。

“对对对,肯定就是他,三天两头罚站”马子祥也笑着嚷道,“有一回被张国庆罚站凳子还打瞌睡!

“呵呵,笨到那程度,那小子也算奇葩了!”衡信笑着说。

“那家伙还挺有福,素霞性格好,身体也好只是可惜了这么有潜力的运动员,变成家庭妇女!”高大铭幽幽地说。

“小黑没上完初中就跟建筑队混饭,几年前自己组了个队还不赖,听说这几年没少挣钱,年前把老房扒了,盖了个两层小楼,在咱这几个村儿也算拔尖儿!”刘烨刚平静地说,语气里暗藏对这小黑的赞许。

“这样挺好,素霞就不用吃什么苦,安安生生过日子比啥都强”袁欣敏的话里带着淡淡地忧伤,暗自感叹又一个跟帅小泽有过情愫的人过的是这样平淡的生活说这话时还瞄着帅小泽,她也想过和他过平淡的乡下生活。

李嘉当然知道她的意思,她是害怕跟帅小泽没好结果不由得也看一眼帅小泽,轻轻探口气,把目光移到窗外。刘烨刚也觉察到两人的变化,却没好意思问原因,也把目光转到窗外。

“大家伙儿咋忽然变消极了?”马子祥觉得气氛压抑站起来说“过几年咱小泽的别墅落成,整个凤城都是拔尖儿盖帽儿的!

“咦,小泽,你昨天说了几次的桩基是为了盖别墅?”李青本来在低头想心事听大家谈论刘素霞,也有些忧伤,不知道他在意的李佩娟会变成啥样忽然听马子祥说别墅,精神头也来了。

“呵呵,你还不知道咱这次的主要目的?小泽设计的这栋是独体别墅,结构上分为地下、地上两部分,下面是浑厚的圈梁,地下室是六车位车库……”衡信说着打开帅小泽的手提电脑,对着CAD图纸晓有兴致地说起来。

车子缓缓来到帅小泽的红砖堆跟前,停稳后大家都下车马子祥取出后排车座下面的工具,李青和尤玉娇帮着衡信、马子祥认真地勘测。帅小泽和其他几人绕着砖堆外圈走着,讲述周边的环境和地势,以及房子落成后如何两种方式供暖如何分布取水井如何安装太阳能供电芯片和太阳能热水器。后来,九个人又在一起研究,可以在河堤到房子中间铺上青石路房子周边辐射向花园、蔬果园、荷塘、凉亭水榭,多修几条仿古木小道,荷塘前方的进出水口以及泄洪分流口都装上仿古木栏杆。大伙说说笑笑聊得很带劲,都很期待这栋建在大花园里的别墅这栋别墅似乎已不再是帅小泽自己的梦想,而是大家共同畅想的乐园。

上午十一点二十分,他们的车子停在母校大门口。司机老吴习惯性在车上等,刘素霞第一个下车,她这几年跟章凤巧来往频繁,所以比其他人熟悉。一行十人轻声聊着进了初中部教学楼,轻易找到了章凤巧她刚讲完课出走道迎面看到刘素霞,紧接着是后面的九人,惊喜的合不拢嘴巴一阵寒暄之后,袁欣敏向她说明了来意,她自然乐意同行,带着大家又浏览了一遍校园,顺便教导处请假。马玉文在校长室一眼看到侄子,乐呵呵地出来把一行人引进屋内,客气地沏茶倒水,嘘寒问暖尤其是看马子祥和身边的尤玉娇时的那种眼神,那份亲昵劲儿,都有些过火,对这未来侄媳甚是满意。

帅小泽早借上厕所溜到了旁边宿舍区,在高育红以前的宿舍门口惆怅。一样的清漆木门木框,一样的铁将军把门,一样的窗棂纸,一样的明星海报贴在墙上同样的环境,却已没有当年的倩影,只剩下空房和遍地的回忆,在他脑海放电影似得播放。自从他年前听高育笙提到她替他说情的事,心里对她的思念就一天天的膨胀。虽然他知道跟她不在同一轨道,也从未敢想象再见她的情形但他始终确信她就是他心底深处那道美丽的彩虹,每逢风雨都能带给他无限遐思,也是寒夜里供他不断取暖的,为他指引爱的方向

康城小学一个教室门口,建虹还没下课就被章凤巧叫出来,悄声告诉她门口有人等。建虹笑着说:“什么人啊看你还说的神神秘秘!

“咱老同学来了!快走快走!”章凤巧说着就拉建虹的袖子。

“老同学?那也得让我给同学们说一声啊建虹说着又转身往教室,走几步回头说“小巧,你先到办公室坐坐,媛媛还在那儿呢,等一下咱一起吃饭

“吃什么饭啊?外面一大帮等着呢我去叫媛媛出来,到大门口等你,你可快点儿!”章凤巧说着往建虹的办公室走去。

“小巧,把我包拿上建虹说又进了教室。

建虹上车的时候,慕容媛媛刚和每个人打招呼,激动地泪花直在眼圈闪烁。她又跟每个人打招呼,向大家又问了一遍在哪上学,为什么回来以及近况。

到城区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孙晓雨正在一中职工食堂吃饭,一看章凤巧和刘素霞来了,赶紧跑到跟前说话。这三人在高一的时候就结为干姊妹,逢年过节像亲姐妹那样串亲戚,所以无论两人中谁到城区,定会和孙晓雨见一面。

十四个人连同司机老吴,又找到高级中学旁边那家餐厅。最感慨的莫过于李青,第一次在这儿吃饭就是因为认识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袁欣敏、李嘉、高大林,还在吃饭时认识了衡信此后转学走了再回来,包括高中的几年里都没有来过这家餐厅,也从没有过想到这儿吃饭喝酒的冲动而如今,大林不在了,王易佳和季心怡路远没回来,兴趣小组核心的十七人来了十四个让他又有了找回青春的感觉,很想痛快喝几杯。大伙吃着聊着,说说笑笑,一桌子菜和主食,没喝多少啤酒主要是为了保持清醒头脑拜祭高大林,攒足了劲儿打算晚上一醉方休。

高大林的坟,在离鹿港镇不远的一个树林边上个头不大的小土包,坟前没有墓碑,也没有茂盛的树。这是他母亲选的地方,因为某种原因进不了祖坟,怕他寂寞也担心他受欺负,就在乱葬岗树林边为他找了块地。埋的时候没有仪式,也没有人披麻戴孝刘烨刚和衡信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只是过来鞠几个躬几年过去了杂草长高不少,土包反而显得更低,低得不认真看都找不到坟头。

十几个人买了不少鞭炮、香、蜡、元宝、骑车、纸衣纸钱,还买来两把铁锨把坟头加高些一边焚烧祭品一边轮流跟他聊天,讲述每个人这几年里的简单经历,还有那些难以忘怀的趣事。

天擦黑,他们回到城区的黄池路在黄池商务酒店开两间总统套房,一个标间。司机老吴随便在楼下吃些东西回标间休息了。十四个人兴高采烈地出了酒店,信步来到大十字街口看看当年配眼镜的眼镜行,熟悉的几家百货公司又逛到水利局后边的小巷口,以前十几家磁带摊子已经没有了,整齐的文化用品商店中间夹杂着家音像制品店再往前是个大型夜市,夜市连绵足有一公里,连接着红旗东路最大的第一集贸市场一中后面的那间录像厅也没了,文化宫电影院变成文化宫广场,成了吃喝玩乐一条龙的商业街区。

“各位,等一下,咱们今晚吃点儿啥饭?”帅小泽忽然喊住大家。

“小敏想吃啥?川菜,陕菜,粤菜,淮扬菜,新华城都有”孙晓雨和袁欣敏并肩走着,看大家停住了就扭头问。

“炒菜米饭咋样?”“杭帮菜也不错!”“烤肉啤酒简单实惠!”“……”旁边的人也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哎哎哎,各位,各位,有没有人想吃麻辣烫?”高大铭站在人群当中,连喊带摆手。

“这提议不错咱们也好久没吃了”刘素霞说着看看旁边的章凤巧、建虹,两人也纷纷点头。

“可以,大贱这主意不赖,”马子祥笑呵呵地赞成,“咱们好多年没有这么热闹了!”

“行,就麻辣烫了!”李青也附和。

“呵呵,二贱,你在成都这几年没吃烦串串儿呀?”刘烨刚笑着跟李青说。

“那咋一样?地方名吃到外地就变了,杭州的羊肉烩面跟咱们这就完全不一样!”慕容媛媛替李青解释。

“好,那咱就吃麻辣烫!”高大铭说着看旁边的帅小泽,“贱头儿,到我家门口了,这顿由我请啊?”

“大铭,还是我来吧你看,我已经上班了,你还在上学呢,这样花家里钱不太合适吧?”帅小泽弱弱地说。

“小泽,别跟大铭争,你这一路已经花不少钱”尤玉娇也在旁边劝帅小泽。

“就是就是,大贱家里有的票子”衡信也在旁边附和。

“那好吧,这回就听大铭的”帅小泽说着用胳膊碰碰高大铭,“既然到家门口了,你不如回家看一下,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肯定惦记着你!

“哎——不看了,咱们这帮子聚一次不容易,明天回去又该各奔东西了!今晚好好玩儿个痛快!”高大铭说着脸上闪过几丝少有的伤感。

“就因为明天又要散了,更不能忘记到家里照个面儿”帅小泽说完又对着大家喊:“各位兄弟姐妹,我有个新想法,今后只要咱们回来聚会,就集体去每个人家里打个照面儿,咋样?同意的话,明天就是头一次!”

“没意见!”“赞成!”“就这么定!”大家纷纷跟着响应。

“这事儿就这么说,包括没来的王易佳和季心怡,咱们都是弟兄姐妹”马子祥揽着帅小泽和高大铭的肩膀,又大声招呼大家,“走,先吃饭去!”

一行十四人说说笑笑来到川人王麻辣烫”。经理已经不是几年前的王老板,但说话还是川北口音,还是那样热情在二楼包间一张大圆桌坐下有人下去拿菜,有人拿啤酒饮料,有人取蘸酱碗。这时候王易佳给帅小泽打电话了,他笑着跟她讲了今天的聚会又把手机交给其他人,大伙轮换与她打招呼,说的几乎都是想念的话,还有这里的热闹情况。帅小泽最后又跟她说了明天去看她父母的事,她觉得意外但很感动嘱咐他多吃菜,少喝酒,多用嘴巴聊天,少动歪心眼儿。

挂了电话帅小泽拿起一个串串儿刚要吃却被袁欣敏拉下楼梯他还以为她又吃醋了,正寻思怎么逗她开心就来到一楼大厅。指着墙上一副大约两米长的横幅字画,对帅小泽说:“小泽,你觉不觉得这些诗句眼熟?”

帅小泽仔细看完就傻了才怪,正是他六七年前写的那首《我爱凤城,我爱凤城的麻辣烫》更觉奇怪的是署名原诗摘自大河报,作者是红泽寻绎。他清楚记得这首诗写给高育红并且亲自送给了她,怎么会出现在餐厅,还有个日本名字作者。

“怎么不说话了?”袁欣敏悠悠地说,眼睛看着他的脸,“你不会说没见过吧?我可是亲耳听大林说你有这首诗!”

两人身后还站着几个人孙晓雨、刘烨刚、衡信见两人下楼,也跟着下来,都分别站在选料台旁边。

“咯咯,你们在说这首诗吗?”孙晓雨靠近袁欣敏说,“这个红泽寻绎,我早听说过这几年老在大河报凤城晚报发表诗歌,你俩认识这人?

“啊?呵呵,哪有?我是不认识,就是这首诗看着有点儿眼熟而已!”帅小泽忽然觉得这作者该跟高育红多少有点儿关系

“是啊,我也觉得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个杂志见过”刘烨刚赶紧附和。

“咯咯咯,小刚,你在省城呢,见过这首诗一点儿也不奇怪,这首诗有段时间做为麻辣烫的广告在各大报纸上转载过”孙晓雨笑着看刘烨刚。

“哦——小泽,记得当年的那个月周刊不?是叫读着还是啥来着?”刘烨刚说着推了一下帅小泽。

“你一说我好像也想起来了,当时还说这诗好,还抄了哈。没想到竟然成了广告,呵呵呵呵……”帅小泽很自然地顺坡下驴,然后拉着刘烨刚、衡信一起上楼接着吃饭。

孙晓雨则是挽着袁欣敏,袁欣敏倒是还有几分疑虑,却又说不出个子卯寅丑,只好上楼跟大家一起吃喝说笑。酒足饭饱十四个人回到酒店,分两张桌子打麻将,刘素霞、孙晓雨、高大铭、帅小泽四人一桌,李嘉、李青、刘烨刚、尤玉娇四个人一桌,其他人在旁边参谋聊天,玩的好热闹。

马子祥趁大家不注意,轻声和章凤巧使了个眼色,两人下楼在马路边溜达。

“小巧,你过的还好吧?”马子祥慢慢走着,眼睛看着脚下的方砖。

“嗯挺好!”章凤巧淡淡一笑,“平时都是备课讲课,周末有空跟素霞、晓雨聊天儿逛街,没啥不好的!”

“那——那你的对象是哪儿的?打算啥时候结婚?”他犹豫了一下幽幽地说,眼睛始终没敢看她。

“咯咯咯,你问那干嘛?急着随份子?素霞结婚咋没见你回来”她清脆地笑了笑,轻描淡写地绕开了他的话。

“小巧,你知道,那年你走后我非常难过——”他茫然地说着抬头看她的脸,看到的却是她被风撩起耳际短发时的后脑

“都过去了,还提那些干嘛?”她打断他的话,仍然在前面走着,“咯咯,你上了名牌大学,也如愿追到小娇,神贱大侠配小龙女,真让这些落魄的老同学羡慕!”

“小巧,别这么说好吗?你该知道我心里还有你”他忽然觉得阵阵的心酸。

“别逗了子祥,你们是才子佳人,没必要可怜我这农村小教师”她说的虽然轻松,但话里分明隐藏着淡淡地醋意。

——也许你不会相信,我多少回梦到长头发的你,咱们在操场散步,在树荫下听收音机……”他长长的叹口气,低头悉数着心里的思念,此时也没顾忌热恋女友尤玉娇的感受。

她听完他的话,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转身看着他,淡淡地说:“子祥,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谁也没办法重来你看我现在的短头发是不是很丑?

“没,没有,挺漂亮,挺秀气”他看着她说完竟有些举手无措她笑的还是那样美,眼睛还是水汪汪的迷人。

“咯咯咯,是吗?”她仍是一笑,“小强也是这么说

“小强?哪个小强?”他觉得她这句话很突然。

“就咱那一届的黄国强,他爸是咱乡乡长黄景洋”她说话语气仍然很轻松,很随意。

“哦——想起来了,我跟小泽、小刚初三那年还差点揍了那个黄金牙!他儿子跟你处对象?”他想起了那个矬胖子似得黄副乡长,想必他的儿子也英俊不到哪里,不由得又替她难过。

“是吗?小强可比他爸好看的多,”她轻轻地说,明白他大概在心里拿黄国强与黄景阳对比,“他现在水利局上班呢,工资不高,还算差不多,现在公务员儿工资都不高

他的心忽悠一下,沉默了半分钟说:“哦?那也挺好,定亲了吧?啥时候办?”

“还没定死,说不定年底,也可能明年开春儿”她仍然说的轻描淡写。

“哦,祝你们幸福,”他的情绪不知道是失落还是欣慰,“结婚时候给来个信儿,不管人到不到,礼肯定不缺了。

“好啊,咯咯咯,知道你们这些人都大方”她笑着说完又转话题,“子祥,你们现在还爱唱歌吧?唱一首呗?”

“呵呵呵,我哪会唱啊?那时候都是瞎哼哼”他尴尬地笑了笑,“要么你唱吧,算是临别再听听你声音。

“咯咯咯咯……”她报以一阵清脆的笑声,迟疑了一下说:“那好吧,你可不许笑话!”

“唱吧,我保证!”他认真地看着她。

她轻轻转身继续往前走几分钟,轻轻咳嗽了两下柔声唱道:

你是那昨天的云,还是今天淋漓的雨

在告别初恋的爱人,还唱着曾经热恋的歌

在人潮汹涌的都……

每页的日记里轻声地呼唤你

醒来的梦里在哭泣

想说爱你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这首《想说爱你不容故意》在他们上中学时候,曾迷醉多少少男少女的心,如今从章凤巧嘴里唱出来是另一种唯美。不仅唱出了她的心声,唱乱了马子祥的心。

酒店方房间里,十几个人聊着摔着麻将,喝着啤酒,吃着零食一直玩到凌晨四点多,才歪歪斜斜地睡觉床上,沙发上,麻将桌上也趴着人。

司机老吴在走道打电话吵醒几人时,已经将近九点了。大伙到洗手间简单地洗漱然后到街上买些包子油条之类,帅小泽自然还是火烧夹韭菜盒子边吃边到旁边的超市,买了一大堆的特产礼品。老吴拉着这帮人,从高大铭家开始,一家一家包括王易佳和季心怡家,每家都打了照面儿。从建虹家出来已经过中午,一行人开车到北河老码头的一个小饭馆吃了小时候就想吃的北河鲤鱼焙面红烧野斑鸠,还叫了几个家常菜凉拌野菜老碗羊肉烩面。

分别时都是依依不舍,大伙先送建虹、刘素霞、章凤巧、孙晓雨、慕容媛媛几人回到家,才开车回省城。傍晚时分,李嘉、李青、衡信也进火车站了,几人把刘烨刚送到学校门口,掉头向高速入口开去。一路上五人都沉默不语,但各自心里都明白下次这样的聚会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那时候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了新变化,或许成家立业,或许拖儿带女能确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再也找不回逝去的时光。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红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